河套歷史 首頁> 河套文化> 河套歷史>正文

古代屠申澤的消失與當代烏梁素海的保護

 中國古代秦漢時期,在北方陰山腳下的河套地區曾經有一處東西長約50公里的著名湖泊“屠申澤”,由于人類活動中的不當耕墾、放牧、戰亂破壞以及與之相鄰北部陰山森林樵采而導致生態環境的不斷惡化等因素,曾經輝煌一時的“屠申澤”已消失湮廢。如今,在陰山腳下黃河岸邊又一顆璀璨的明珠“烏梁素海”正在苦苦掙扎。

  一、黃河北河與古代屠申澤之消失

  黃河古稱河水,據《水經注》記載,河水入套,南北分流,史稱“南河”、“北河”,自戰國秦漢直到清初以來,南河是支流(即現今之河道),由今磴口縣哈騰套海林場以北一帶的黃河分流出后,向東流去。北河是主流,與南河分開后,流經現磴口縣、杭錦后旗至狼山前,然后折向東流,并沿狼山流經杭錦后旗、臨河區、五原縣、烏拉特前旗,出西山嘴與南河匯流。北河流經河套西部時,河水溢出,曾于山前形成一處大泊,即屠申澤?!端涀ⅰ吩疲?ldquo;河水又北曲而為南河出焉。河水又迤西溢出寙渾縣故城東,……其水積而為屠申澤,澤東西一百二十里(引楊寬《中國歷代尺度考》:1漢里等于414米,按此折算,屠申澤東西“百二十里”合今約50公里),故《地理志》:‘屠申澤在縣東,即是澤也’,闞骃謂之寙渾澤矣”(闞骃為北魏前期的地理學家、經學家。字玄陰,敦煌(今屬甘肅)人)??梢?,當時的屠申澤在河套地區是何等的壯觀。

  南河與北河之間的這一地帶,一般稱之為河套或后套地區。古代河套依山帶水、氣候適宜,沃野千里,曾是雞犬相聞,阡陌縱橫的漢代墾區。秦漢時,狼山林木蔥蔥、滿山翠綠,山前河水滔滔、沃野千里。到清代,北河河道漸行淤塞,流量逐漸減少,終至道光年間消失,屠申澤由于補給的水源減少、斷流導致屠申澤的慢慢消失。究其原因,人類對周邊的生態環境的破壞是北河與屠申澤消失的主要因素。戰國時期,趙武靈王于陰山南麓修筑長城,使陰山茂密的原始森林首次遭到破壞。兩漢時期,為抵御匈奴,漢王朝在陰山南北修城筑塞、屯墾戍邊,出于軍事、生產及生活需要,大規模墾荒和砍伐陰山森林,時間長達二百余年,使這一帶的大片草原和陰山林木再次遭受破壞,而且其開發墾區一但被放棄(如東漢后期,因戰亂,這里“郡縣并廢”,邊民逃散,墾區被迫放棄),耕地全部荒蕪,大片土地由于缺乏植被覆蓋而裸露在外,在長期的風蝕作用下,地表土被吹裂,沉沙泛起,久而久之形成土壤沙化。北魏時,陰山森林時也曾被采伐,如《魏書•世祖太武帝本記》云“乃遷就陰山伐木,大造工具。”唐朝為防御突厥,也仿照秦漢在陰山河套屯墾戍邊,同樣在這一帶砍伐森林、放火燒荒、開墾土地,促使陰山森林資源不斷減少,大片草原即原生植被已在大規模的墾殖中遭到破壞,山南草原迅速沙化。金代汪古部戍守陰山及墾殖山南期間,也將大片草原和森林破壞。蒙古崛起后,連年征伐西夏、金、宋等,北方烽火連天、戰亂不止、居民逃散,使陰山以南的大片土地荒蕪,沙化進一步擴大。明代,軍隊不斷出塞燒荒,又使陰山林木和大片草原受到破壞,生態更加惡化。如明人所說:“昔之河套,一寸一金;今之河套,黃沙漠漠。”到清代,包括狼山在內的整個陰山的原始森林已被砍伐殆盡,曾是林木繁茂、百獸出沒的陰山,變成光山禿嶺。隨著陰山森林植被的消失和原生態植被的破壞,加劇了山洪爆發和水土流失,并在山前形成大量山洪淤積,北河在山洪淤積和流沙阻塞下水量不斷減小致淤塞造成其于清道光中葉斷流,屠申澤由于失去水源的補給也隨之消失,遺址上僅遺留下依靠降雨存在的大大小小眾多湖泊。

  二、烏梁素海的形成

  烏梁素海蒙古語意為“紅柳湖”,它的形成是由于新生代第四紀的新構造運動使陰山山脈持續上升,河套平原相對下陷,北河于現烏梁素海處受阻,不能繼續東去而轉向南流,于今烏拉特前旗西山嘴附近流入南河,形成了一段南北走向的弧形河道,這一段南北走向的河道即是烏梁素海的前身。大約在清道光三十年(公元1850年)北河斷流,在烏拉山西部的舊河道處,尚留有兩處積水洼地,即現今烏梁素海湖區較深的“大巴爾洞”和“海壕”,成為2平方公里的河跡湖。從1930年到1938年直至以后的幾年,河套地區的八大干渠直接由黃河開口引水灌溉農田,由于沒有控制水量的控制閘設施,黃河長年不斷從各條干渠向下游流淌,所有余水全部退入現烏梁素海。1934年至1938年的幾年中黃河水位暴漲,各渠道水量猛增,烏加河退水渠末稍一帶的寺公中、田公中兩村莊處決口,先后將湖區周圍十幾個村莊和所有農田、牧場全部淹沒。形成其水域北至北達臺路(即國防公路);南至壩頭;東至壩灣;西至哈惠橋、黑壩。南北長達60公里,東西寬達25公里的水域范圍。建國后,國家建設了三盛公水利樞紐工程,控制了輸水量較大的渠道并疏通烏梁素海向黃河的排水渠道,在湖區建堤筑壩,有效地控制了水域面積。60年代,水域面積平均在400平方公里左右;70年代,由于圍湖造田,縮小了湖區面積至227平方公里左右;1977年11月,湖水持續漲高,在西北岸圍湖壩堤決口,湖區面積又擴展了46平方公里成為293平方公里(南北長35~40公里,東西寬5~10公里)并一直保持在現在。其間,從1975年開始,為了降低河套灌區水位,解決大面積的農田鹽漬化難題,結束河套灌區有灌無排歷史,當時巴彥淖爾盟動員全盟群眾大挖排水溝渠,修通了全長509公里的12條大排干。其中有6條大排干的匯水通過總排干泄入烏梁素海,再通過烏梁素海退入黃河。從此,總排干打破了烏梁素海接納自然補水的歷史格局,總排干成為烏梁素海一條人工主干輸水渠道。

  三、保護烏梁素??滩蝗菥?br />
  1、烏梁素海特殊地理位置及生態地位的重要性

  現今烏梁素海做為全球荒漠半荒漠地區極為少見的具有生物多樣性和環保多功能性的大型草型湖泊,地球同緯度最大的濕地,世界八大候鳥通道之一,黃河流域最大的岸邊湖泊,全國八大淡水湖之一,素有“塞外明珠”的美譽。每年從開春到封凍都有數百萬只候鳥來此棲息和繁衍,成為全球荒漠和半荒漠地區中為數不多的鳥類遷徙地和繁殖地,被國際濕地公約組織正式列入國際重要濕地名錄,其中有列入國家一級保護動物白尾海雕、玉帶海雕等五種鳥,被譽為“游禽之王”的的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疣鼻天鵝是烏梁素海葦蕩中的精靈。同時,烏梁素海地處我國四大沙漠烏蘭布和沙漠與騰格里沙漠、土默川平原的中部,是良好生態綠洲和防止沙漠擴展的天然屏障,對于抵御西北地區荒漠化發展,調節我國西北、華北地區氣候,特別是呼包和京津冀氣候、保持我國濕地生物多樣性,保護水生植物資源、漁業資源、鳥類資源、保障黃河水系安全有效減輕黃河和巴彥淖爾市的防洪防汛壓力、促進工農業生產和穩定邊疆民族地區民族團結都具有獨特的重要性并起著舉足輕重的作用。

  2、令人堪憂的烏梁素?,F狀

  近年來,由于忽視了對生態環境的保護和治理,各級對烏梁素海的重視和關注程度不夠,加之受過去體制制約,保護烏梁素海水生態環境的責權利不夠明確,治理烏梁素海的思路不盡科學,運行機制難以協調,投入少,缺乏統一的建設規劃,致使烏梁素海的生態生態問題越來越突出。目前烏梁素海水體為劣五類水質,氨氮、總氮、總磷、COD、BOD5和氟化物均超地表水三類水質標準,COD、BOD5、氟化物超過地表水五類水水質標準,PH值由50年代的平均7.9上升到現在的9.0左右,加之湖泊蒸騰和湖內沉水植物的腐爛充塞,湖底每年以6-9mm的速度上升,湖水濃縮、水質變差、黃苔時有爆發,漁業種類銳減,鳥類種群、數量也相應減少,富營養化程度不斷加重。湖區魚類種群數量呈現減少趨勢,從上世紀80年代的20多種減少到現在的12種,鳥類因水體變質極易出現疫病,棲息繁衍受到極大影響,如不盡快治理,必將導致珍稀鳥類、魚類的滅絕。據專家預測,如不加快搶救治理,烏梁素海將在30—50年內成為沼澤地,喪失湖泊、水庫、濕地的全部生態功能,從而引發該地區因失去涵養水源而加速荒漠化,形成新的沙塵暴發源地,對當地的民族團結乃至京津冀地區的生態安全形成新的威脅。近年來與烏梁素海相關的水污染事件頻繁發生: 2004年,發生了6.26瞬間污染黃河水體事件,導致下游包頭市的城鎮用水受到很大影響; 2007年7月3日,國家環??偩譀Q定對巴彥淖爾市實行流域限批; 2008年,烏梁素海又爆發大面積“黃苔”。頻頻來襲的水污染事件,給巴彥淖爾市敲響了環保警鐘。

  造成烏梁素海的水污染主要來源于兩個方面:一是面源污染,由于河套灌區傳統的農業種植模式,近20年來,每年農藥用量為1500噸左右,化肥施用量達55萬噸,大部分都隨灌溉水進入地下或直接排入排水溝道,最終全部匯入烏梁素海,加速了烏梁素海富營養化的進程;二是點源污染,隨著地區工業化、城鎮化進程的加速帶來的工業廢水、城鎮生活污水的大量排放,每年進入烏梁素海的工業及生活污水多達3300多萬噸,過去全市7個縣級城鎮僅臨河區有一座污水處理廠,其余城鎮的生產生活污水未經處理即行排放,最后全部進入烏梁素海,大大超過湖泊的承載自凈能力。

  3、治理烏梁素海已在行動

  鑒于烏梁素海的重要性和治理的緊迫性,近年來,巴彥淖爾市圍繞烏梁素海保護治理的總體規劃,按照建設資源節約型、生態友好型社會的要求,在國家和自治區的重視、關注和大力支持下,對以烏梁素海為核心的全市水環境采取了一系列綜合治理措施,并在一些方面取得了初步進展。其中巴彥淖爾市烏梁素海綜合整治項目已列入《國家大江大河水污染治理規劃》,估算投資11.94億元,目前可研報告已編制完成,開始進入核準程序。利用世界銀行貸款實施巴彥淖爾市水環境綜合治理項目(即在總排干沿線的工業園區新建污水處理廠及再生水回用工程、在烏梁素海構建人工濕地、生物過渡帶、開挖網格水道等工程),估算靜態投資21.25億元,一期項目已完成項目鑒別、準備工作,現正在進行項目預評估程序;利用德國促進銀行貸款建設臨河第二污水處理及中水回用工程也是巴彥淖爾水環境綜合治理的重要組成部分,項目總投資6.23億元,現已完成國內報批、核準程序進入了與德促銀行的項目正式評估程序。河套灌區農田退水污染治理試驗示范項目已列入國家“水專項”項目之中(水體污染控制與治理科技重大專項簡稱水專項),有望解決面源污染的問題。以上的項目如果僅僅靠巴彥淖爾市委政府、河套水務集團公司的努力,無論從國家政策支持、資金籌措及償還、技術援助等方面,對于徹底拯救烏梁素海和周邊環境改善還有相當的困難。因此,需要國家、自治區在政策、資金、技術方面的大力支持與幫助。

  4、保護烏梁素海曙光在前

  2009年3月至4月,在巴彥淖爾市政府和自治區人民政府的努力下,烏梁素海列入中國工程院國家重大咨詢項目《我國重點湖庫富營養化控制及其流域經濟協調發展模式項目實施方案》中,項目由中國工程院劉鴻亮院士主持,三位院士參加,目前項目已經正式啟動。中國環科院與瑞典、挪威合作開展的烏梁素海治理研究成果即將投入運用,將為烏梁素海水生態綜合治理提供科學的決策依據和項目實施的技術支持。2009年8月,以全國政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副主任劉志峰為組長,全國政協常委王光謙、委員李鐵軍為副組長的“烏梁素海濕地保護與發展專題調研組”赴烏梁素海進行實地考察和專題調研,并組織專家和委員進行了多次較為系統的論證。調研組在2009年12月提出了《關于將烏梁素海濕地作為加強民族團結的國家重點生態工程項目》的專題報告,并呈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專題報告》向中央提出8條具體建議,建議中央緊緊把握擴大內需和加大民族地區工作力度的歷史性機遇,及時把烏梁素海濕地保護和發展上升為國家戰略,作為國家重點生態工程項目予以實施。2010年1月上旬,全國政協賈慶林主席、國務院李克強副總理分別對《專題報告》作出重要批示,國務院副秘書長尤權批示請國家發改委牽頭,協調有關部委進行專題研究,并將報告批轉22個相關部委。2010年3月4日在北京召開的全國政協十一屆三次會議上,政協主席賈慶林所作的報告中將烏梁素海濕地生態保護與建設列為重點調研項目,把烏梁素海濕地的保護與發展放在積極發展全局的高度統籌考慮,這必將對加強巴彥淖爾的邊疆穩定、民族團結、改善生產條件和生活環境、構建生態文明的巴彥淖爾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這也讓世代居住在此的各民族人民看到了徹底治理烏梁素海的希望。

  2010年3月22日是第十八屆“世界水日”, 3月22-28日是第二十三屆“中國水周”,“保護水資源、改善水環境、惠澤民生、保障可持續發展”是保護開發利用水資源永恒的主題。2009年入秋至今,我國西南地區遭遇歷史罕見的特大旱災給當地人民群眾生產生活造成嚴重影響,這與生態環境的變化不會沒有關系。歷史時期以及建國以來我國生態環境不斷惡化的史實以及由于生態環境日趨惡化造成的種種惡果,給國家人民造成的重大損失與危害,這一例例的鮮活的事實一再昭示我們,當前建設生態文明已是我們國家十分重要而緊迫的一項任務。

  試想,假如古代的屠申澤沒有消失,假如當代的烏梁素海清澈蕩漾,如今的中國北方陰山腳下的巴彥淖爾地區是何等壯觀的“魚米水鄉”景象!

內蒙古河套酒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蒙公網安備 15082602000126號

河套酒業全國客服熱線:400-0832-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