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套歷史 首頁> 河套文化> 河套歷史>正文

秦漢時期河套地區的歷史文化地位

河套地區的大部分地方,秦時屬九原郡、云中郡,兩漢時屬朔方郡、五原郡、云中郡。秦漢時期,這一地區承載著保障國家安全和維護經濟秩序的歷史文化使命,為統一的漢文化的早期形成和初步發育提供了必要的條件。討論河套文化在秦漢時期的面貌和作用,不僅對于區域文化史的研究有典型性的意義,對于深刻認識秦漢時期乃至整個中國古代我們民族文化的歷史進程,也可以體現出積極的推進作用。 

一  軍事爭奪的焦點

  早在戰國時期,河套地區就已經成為趙國、秦國和匈奴三大強勢軍事集團矚目的焦點。[1]秦惠文王更元五年(前320),曾經“游之北河”。[2]趙武靈王也曾經親臨此地,并策劃進而南下攻秦。[3]

  秦滅六國之后,這里成為實現大一統的秦王朝國防建設的重心地區。據《史記·秦始皇本紀》:

  三十三年(前214),發諸嘗逋亡人、贅婿、賈人……,以適遣戍,西北斥逐匈奴。自榆中并河以東,屬之陰山,以為四十四縣,城河上為塞。又使蒙恬渡河取高闕、陽山、北假中,筑亭障以逐戎人。徙謫,實之初縣。

  三十四年(前 213),適治獄吏不直者,筑長城。

  三十五年(前 212),除道,道九原抵云陽,塹山堙谷,直通之。……益發謫徙邊。……使扶蘇北監蒙恬于上郡。

  所謂發適戍,“西北斥逐匈奴”,“城河上為塞”,“筑亭障以逐戎人”,“筑長城”等,都指出北邊防御的加強,是以我們今天所討論的河套地區為重心的。而直道的開通,確實是連通了統治中樞地帶和北部邊防之要害河套地區的聯系,其軍事意義是明確的。[4]長城和直道構成了一個“丅”形的結構。這一結構,既有防衛意義,又有交通意義;即有軍事史的意義,又有文化史的意義。這一結構的中心交點,即長城與直道的相交處,正在河套地區。

  秦始皇最后一次出巡,病逝在沙丘,載有帝王靈柩的車列經行北邊,轉由直道返回咸陽。推想這是秦始皇生前確定的巡行路線。車隊所行,是經過河套地區的。

  《史記·匈奴列傳》記載,秦末,“蒙恬死,諸侯畔秦,中國擾亂,諸秦所徙適戍邊者皆復去,于是匈奴得寬,復稍度河南與中國界于故塞。”河套地區的形勢發生了顯著的變化。冒頓時代,“悉復收秦所使蒙恬所奪匈奴地者,與漢關故河南塞,至朝那、膚施,遂侵燕、代。是時漢兵與項羽相距,中國罷于兵革,以故冒頓得自強,控弦之士三十余萬。”這一情形,直到衛青出擊河南,方才得以扭轉:“衛青復出云中以西至隴西,擊胡之樓煩、白羊王于河南,得胡首虜數千,牛羊百余萬。于是漢遂取河南地,筑朔方,復繕故秦時蒙恬所為塞,因河為固。……是歲,漢之元朔二年也。”漢軍重新“因河為固”之后,朔方就成為抗擊匈奴的主要基地。朔方置郡,是采用了主父偃的建議。[5]朔方城的修筑,以平陵侯蘇建為總指揮。[6]

  《漢書·武帝紀》記載,漢武帝元鼎五年(前112),“匈奴入五原,殺太守。”這是匈奴再次侵入河套地區的記錄。此后又有征和二年(前91),匈奴入五原,殺略吏民。征和三年(前90),匈奴入五原。

  漢武帝元封元年(前110),曾經有親率18萬騎兵巡行北邊,向匈奴炫耀武力的舉動?!妒酚?middot;匈奴列傳》:“是時天子巡邊,至朔方,勒兵十八萬騎以見武節。而使郭吉風告單于。”《史記·封禪書》:“其來年冬,上議曰:‘古者先振兵澤旅,然后封禪。’乃遂北巡朔方,勒兵十余萬,還祭黃帝冢橋山,釋兵須如。……既至甘泉,為且用事泰山,先類祠太一。”《漢書·武帝紀》:“元封元年冬十月,詔曰:‘南越、東甌咸伏其辜,西蠻北夷頗未輯睦,朕將巡邊垂,擇兵振旅,躬秉武節,置十二部將軍,親帥師焉。’行自云陽,北歷上郡、西河、五原,出長城,北登單于臺,至朔方,臨北河。勒兵十八萬騎,旌旗徑千余里,威震匈奴。遣使者告單于曰:‘南越王頭已縣于漢北闕矣。單于能戰,天子自將待邊;不能,亟來臣服。何但亡匿幕北寒苦之地為!’匈奴詟焉。還,祠黃帝于橋山,乃歸甘泉。”漢武帝“巡邊垂,擇兵振旅”,“行自云陽,北歷上郡”,所謂“至朔方”,“北巡朔方”,都指明漢武帝的車列和大隊漢軍鐵騎曾經來到河套地方。

  還是在這一年,漢武帝竟再一次行歷直道,抵達河套地區?!稘h書·武帝紀》記載:“行自泰山,復東巡海上,至碣石。自遼西歷北邊九原,歸于甘泉。”也許《史記·蒙恬列傳》所見司馬遷說“吾適北邊,自直道歸”,就是指這一次隨漢武帝巡行的經歷。

  《漢書·匈奴傳上》記載,漢昭帝元鳳三年(前78),“匈奴三千余騎入五原,略殺數千人,后數萬騎南旁塞獵,行攻塞外亭障,略取吏民去。”這是匈奴最后一次沖破長城防線,進入河套地區。

  《藝文類聚》卷六引漢楊雄《并州箴》曰:“雍別朔方,河水悠悠。北辟獯鬻,南界涇流。盡茲朔土,正真幽方。[7]自昔何為,莫敢不來貢,莫敢不來王。[8]周穆遐征[9],犬戎不享。爰藐伊意,侵玩上國。[10]宣王命將,攘之涇北。宗幽罔識,日用爽蹉。既不俎豆,又不干戈。犬戎作難,斃于驪阿。[11]太上曜德,其次曜兵。德兵俱顛,靡不悴荒。牧臣司并,敢告執綱。”所謂“雍別朔方,河水悠悠”,“盡茲朔土,正直幽方”,明確指出了河套地區的地理形勢。而所謂“太上曜德,其次曜兵”,則警告地方行政長官應首先明德,其次方可用兵。實際上,歷史事實告訴我們,河套地區除了作為漢匈軍隊長期激烈爭奪的主戰場之外,又曾經是民族文化之間角逐、較量的主要競技場,同時也是廣闊的經濟和文化表演的舞臺。

內蒙古河套酒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蒙公網安備 15082602000126號

河套酒業全國客服熱線:400-0832-9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