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套歷史 首頁> 河套文化> 河套歷史>正文

河套文化與昭君出塞

河套是個地理概念,專指以巴彥淖爾為中心的東西南北周邊地區和黃河兩岸的延伸地帶。而河套文化,其覆蓋面就是跨地域的了,影響面是全國性和世界性的。

  一、關于河套文化

  (一)河套文化是中華文明孕育、形成、傳承、發展、輻射的源頭之一。

  遠在舊石器新石器時代,河套人就在這里頑強地生存著。從陰山巖畫可以佐證,那時的河套人就從生產實踐中總結出自己的“世界觀”,比如對日月星辰、風云雷電等大自然的敬畏,對男女性器官的崇拜,對繪畫、雕刻、泥塑等藝術品的鑒賞……這是河套文化的原始萌芽。恩格斯在《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中說得好“游牧部落從其余的野蠻部落中分化出來,這是頭一次大規模的社會分工”、“由于畜群的形成,結果便在適宜的地方造成了游牧生活”。

  什么是文化?文化即“人化”。有了直立行走的古人類,文化便產生了。沒有人類,文化的嬗變、傳承就中斷了。在考察中發現,凡有巖畫的地方,都是泉眼遍地、溪流叮咚、水草豐沛的“風水寶地”。這一現象符合古人類逐水草、沿河畔發展求生存的客觀環境。這是河套文化產生的最早源頭,河套人與“西侯度人”、“藍田人”、“丁村人”、“大荔人”、“仰韶人”、“山頂洞人”幾乎是同期走上華夏文明大舞臺的。
  (二)河套文化是黃河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
  沒有黃河就沒有河套,沒有黃河文化就沒有河套文化。因此,河套文化必須放在黃河文化這個大背景下去思考、挖掘、尋根。
  賈蘭坡在《冰川與考古》中說:“冰期結束,氣候變暖,到了新石器時代的時候,大量的冰雪融化,使低地變成許多湖泊和河流,動植物也就隨著繁盛起來”。黃河最早的原生態地質學家告訴我們,隨著喜馬拉雅運動,鄂爾多斯斷塊逐漸抬升,使其周邊斷裂下陷,為未來黃河形成的走勢繪出了大致藍圖。河套就是在“黃河之水天上來”的沖積下形成的。近萬年來的黃河文明史,造就出引領黃河文化風騷的河套文化,“唯富一套”的河套,成為黃河文化桂冠上的一顆明珠。所以,如果離開黃河文化這個大背景去奢談什么河套文化,那我們的視角就太狹窄了!
  (三)河套文化是草原文化獨特的一翼。
  內蒙古地域遼闊,但作為文化形態,是不受行政區劃局限的。中國自古有“得水者得天下”的諺語,女媧、大禹、共工等都是古代治水英雄。水乃生命之源,古人類及后繼者,都圍繞著黃河生存繁衍。專家考證,一萬年前的黃河比現在長,曾經北繞天津,經灤河入東北“遼東泊”,再與古遼河一同南下入渤海海峽。因此,有專家把黃河文明一直延伸到遼河兩岸,甚至將紅山文化也劃入黃河文化系列。這充分說明,文明是隨著黃河走勢而誕生的。因為人類離開水是活不成的;而古黃河為人類提供了“滔天”而來的水資源。
  河套是“黃河百害”中的一個“幸運兒”,她因水得福,成為塞上明珠。因此,在研究草原文化的同時,更應該突出河套的“水文化”,這是河套文化極具魅力的特色!

二、河套文化的核心內涵

  文化是一個民族、地區或國家為了生存發展而創造、傳承、享用、吸收、擴展、再創造再發展的物質和精神的各種社會事物和現象,或專指逐漸形成的共同生活模式。所以說,河套文化的特點是多元型、跨域型、開放型的。
  說她是多元型,是因為河套地域西鄰西域各省,東接京津沿海,南望山陜鄂豫云貴川,北近蒙古、俄羅斯,歷史上東南西北的各民族都曾在這里生活繁衍;從而形成一種吸納性很強的文化多元化。
  說她是跨域型,是因為黃河從青藏高原起步到華北大平原入海,各地的文化形態都曾在河套積淀,留下了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文化色彩。
  說她是開放型,主要原因是古代各民族,包括獫狁、匈奴、漢族、鮮卑、突厥、黨項、丁零、蒙古、女真等,都曾在河套這塊寶地上導演出一幕幕驚天地泣鬼神的“歷史劇”。無論哪個民族在此棲息,都能把其他民族的先進生產力和先進文化加以吸收,轉化為有利于自己民族的物質和精神財富。
  那么,河套文化的核心內涵是什么?一共八個字:愛國、奉獻、創業、團結??梢钥偡Q為河套文化精神,或稱為河套先進文化的圭臬。
  愛國主義這條紅線是貫穿河套文化孕育、發展、影響這一地區的主線。無論是匈奴族的呼韓邪單于,還是漢族的王昭君;無論是蒙古帝國,還是西夏王朝;無論是共產黨人,還是其他各民主黨派的人物,都在“多民族、大一統、共發展”這一大前提下,塑造著愛國主義這一光輝角色。
  奉獻精神是構成河套文化核心的又一內涵。從歷史發展看,凡是開拓河套這塊沃土的群體,無一不是懷著“壯士一去兮不復還”的奉獻犧牲精神的。無論筑長城、修直道的兵民,還是在朔方、北假屯田實邊的勇士;無論抗日戰爭中的包頭、綏西、五原三大戰役,還是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所涌現出的英雄,直到社會主義建設時期的商品糧基地的建設者,奉獻犧牲精神成為河套文化的主旋律。
  創業創新精神是河套文化發展方向的又一最強音。從古至今,凡在河套地區能站住腳跟的,無一不是靠創業創新精神支撐、激勵而獲得成功的。遠的不說,就以明清以來“走西口”的人們分析,河套的水利、農耕、牧業、商業等取得的長足發展,都是靠“走西口”人們的不斷創業、不斷創新才奪得今天“塞外江南”的美譽。
  團結、和諧是河套文化的永恒主題。從古代的政治、經濟、軍事、宗教、文化等各個領域的滲透、共存,到當代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進程的拼搏,離開各民族的團結、和諧,河套文化也就不復存在了。

    三、河套文化的內容

  由于河套文化的特點和核心內涵異常豐富多彩,所以就決定了河套文化涉及面極其廣闊、歷史深度厚重的特點,可以說光輝燦爛,目不暇接。這方面,我根據自己多年的思考,初步提出一個思路,供研究者參考。

  黃河文化。“唯富一套”靠什么?靠的就是黃河水。黃河文化哺育了中華民族的品格,同時也造就了河套人的精神風貌,充實了河套文化的精神內涵。其中特別應注重水文化研究。

  長城文化。巴彥淖爾擁有趙長城、秦長城、漢長城(外長城或外城)、金長城(界壕)等長城文物遺存,這筆歷史文化遺產在全國也極其珍貴,為河套文化提供了久遠的歷史文化信息。長城已成為中華民族的一種精神動力象征。

  軍旅文化(邊塞文化)。由于河套特定的優越地理位置,使其成為幾千年來的軍事戰略要地,成為各民族演出英雄史詩的歷史大舞臺。從歷代詞、曲、詩、賦中可以發現,軍旅邊塞題材比重大,其深刻感染力影響了幾千年炎黃子孫的精神世界,左右著一代又一代中華兒女的價值觀、世界觀、倫理道德觀的形成。

  民族文化。民族文化,萬花爭艷。有匈奴文化、鮮卑文化、蒙元文化、西夏文化、突厥文化、滿族文化、漢族文化等。各民族既有其獨特性,又有明顯的融合性。比如匈奴族哪里去了?實際是融合在漢族和其他少數民族中了。

  屯墾文化。屯墾在歷史上曾起到過積極的作用。從秦漢屯墾戍邊到當代生產建設兵團,河套成為屯墾最集中的地區之一。應從正負兩方面來總結經驗,對今人認識科學發展觀不無裨益。

  移民文化。河套人從古至今吸納了一批又一批“外來戶”。朔方郡共10縣,其中三封、臨戎、窳渾、臨河、沃野、廣牧6縣在現在套內西部。五原郡共16縣,其中河目、西安陽、成宜、宜梁、五原5縣在套內東部的烏拉特前旗境內。當時人口已逾十萬(不包括軍隊)。滿清晚期,大開邊墾,山東、河北、山西、陜西、甘肅、寧夏,甚至四川、河南等省都有大批移民如潮水般涌入河套。各地風俗民情相互交錯、碰撞、融合,形成了獨特的移民文化。

  宗教文化。由于民族眾多,移民信仰各異,因此,宗教在河套各有千秋,釋家、道家盛行,天主教、耶酥教風行,伊斯蘭教流行,藏傳佛教,包括黃、紅、黑、白、花各派道場興旺,各教皆能互諒互讓、和諧相處,成為河套文化中的一大特色。

  農耕文化。專家認為秦漢時期,內地漢民的遷入使農耕文化一并輸入河套。筆者考證,秦漢之前,匈奴內部已有農耕文明出現。秦漢時期,河套“地固澤鹵,不生五谷”,“其地多水澤,又有鹵”(《史記》)。所以朔方、五原兩郡建縣多在河套東西兩側。當時真正的可耕之地在北假,《王莽傳》曰:“五原北假,膏壤殖谷”?!端涀ⅰ吩疲?ldquo;黃河經河目縣故城西,縣在北假中”?!妒酚洝酚涊d“主以田假于貧人,故云北假。”從這些記載看,北假大約至現今烏加河以北、大佘太明安川一帶?!妒酚洝愤€說:“北假在北地陰山北”?!独ǖ刂尽分赋?ldquo;北假,地名也,在河北”。陽山即現在套內北部的狼山,河北指黃河主流北河的北邊。這樣看來,北假范圍當在狼山南北。筆者在烏中旗烏蘭蘇木境內發現過古代碾磨,在漢代受降城(即烏中旗新忽熱蘇木,當與唐代三座受降城區別,史家又稱塞外受降城)畔、查石太山的秦長城腳下(山旱區楚魯圖鄉)發現過大型鐵鏵犁頭。從這些發現中進一步可印證農耕文化的久遠。陰山南北應是最早的農耕基地,只不過秦漢時期派了田官加以管理而已!

  游牧文化。游牧文化從古人類第一次大分工就開始孕育了。隨著少數民族力量的消長,時而南進,時而北移;有大豐收的喜悅,有大自然釀成的災難?!妒酚洝份d,公元前104年冬,“匈奴大雨雪,畜多饑寒死”?!稘h書》載,公元前89年,匈奴境內“會連雨雪數月,畜產死,人民疫病,谷稼不熟”。公元71年,其冬,天大雪,一日深丈余,人畜凍死,公元前68年,“匈奴饑、人畜死十六七”……從這些實錄可以看出游牧文明脆弱的一面。因此游牧文化有警示作用。就今蒙古長調來分析,在高亢中有悲涼,在起伏中有凄苦。這正如我國國歌中“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一樣,沒激勵,游牧文化怎樣在與大自然搏斗中,才艱難地承襲下來呢?

  昭君文化。昭君文化一直為呼包二市所獨享。其實,昭君出塞過了黃河后,一直往西而來,經過現在的烏拉特前旗,從烏拉特中旗的烏布浪口進入漠北。這是一條很有價值的旅游線路,作為河套文化的重要組成內容,應開發研究。這一點應學南方人。梁祝的故事發生在河南省汝南縣馬鄉鎮馬北村,晉代“八王之亂”梁祝的故事傳入江南?,F今有寧波、紹興、汝南、宜興(江蘇)、杭州等地都想打梁祝牌,而且已在實施。寧波投資1.3億建成梁祝文化公園,汝南建起羽化墳,杭州投數千萬元修復萬松書院(附合梁山伯祝英臺讀書地方),江蘇宜興則正式向聯合國申報梁祝文化節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將碧蘚庵附合為祝英臺讀書處,并建起祝陵,把三月初一(英臺生日)定為“雙蝶節”等等。梁祝故事僅僅是一個愛情傳奇故事(甚至是傳說),就驚動了幾個省的關注。我們王昭君歷史上真正有其人,文學作品更是汗牛充棟,其歷史和現實意義又極其重大,為什么不應列入河套文化之中呢?

  此外,尚有民居文化、民俗文化、晉商文化、生態文化(包括沙漠文化),新舊石器文化、神秘文化(包括龍文化)、飲食文化、歌舞文化、酒文化等,就不說了。其中鄉土專家劉樹成提出“龍文化”,已研究二十余年,他已將河套列為龍文化的發祥地,那樣河套人就真正成為龍的傳人了!

四、河套文化孕育了昭君精神

  昭君和親佳話在國內外已傳頌了兩千多年,其影響之廣,歷史跨度之長,人文積淀之深,精神風范之高,遠遠超過了秦皇漢武、唐宗宋祖和一代天驕。試想,從古至今,有哪一個人,特別是女人,被歌頌達兩千多年而不衰,恐怕王昭君是獨一無二的!

  河套作為古戰場,已在歷史上抹下濃重的一筆。身處內地和邊疆的各族人民都盼望持久和平、憎惡戰爭。捷報也好,告急戰敗也罷,都緊緊糾纏著各族人民的心。從《詩經》、漢賦、唐詩、宋詞、元曲等經典作品中都有生動的反映。作為深宮里的宮女王昭君,對河套邊塞的戰事不能不關懷,漢皇帝也將捷報傳閱后宮深院,說明普天下的百姓都盼望一個安居樂業的環境。王昭君十五六歲入宮,二十五六歲尚未見皇帝一面,她受黃河文化的熏陶,逐漸產生了以身報國的愛國奉獻精神。一旦有機會她就會挺身而出。

  中國古代對北方獫狁、匈奴的政策歷來爭論不休。據《漢書》記載,西周時期把獫狁的侵伐視作“蚊虻之螫,驅之而已”,認為這是中策。秦始皇“不忍小恥而輕民力”,以“長城之固”試圖將匈奴割絕境外,史家認為是無策。漢武帝“兵連禍絕三十余年,中國罷耗,匈奴亦創艾”,被史家斥之為下策。那么什么是上策呢?曰:“和親”。

  “和親”是雙方共同企盼的?!稘h書》說“……自單于以下有欲和親計”。到漢宣帝地節2年,“匈奴不能為邊寇,于是漢罷外城(外長城)以休百姓。虛閭權渠單于“聞之喜、召遺人謀之,欲與漢和親”。虛閭權渠單于何許人也?乃呼韓邪單于的父親!
  王昭君正是在這種背景下找到報國機會的。她“乃請掖庭令求行”(《后漢書》)。昭君此一行,使邊疆出現了“牛馬遍野,三世無犬吠之警的和平繁榮局面。昭君此一行,是河套文化核心內涵的具體化,是代表先進生產力和先進文化發展方向、符合廣大各族群眾根本利益的文明結晶!

  由于昭君出塞是坐著車走的,所以專家考證說走了一年多才到達漠北單于庭,所走的路線,根據筆者的分析比較,認定是經河套、穿越烏布浪口出去的。

  (一)呼韓邪三次朝拜漢天子所走的路線,大致即昭君出塞的路線。
  第一次,《漢書》載,公元前51年漢宣帝甘露二年“呼韓邪單于款五原塞,愿朝三年正。漢遣車騎都尉韓昌迎,發過所七郡二千騎,為陳道上。單于正月朝天子于甘泉,漢崇以殊禮,位在諸侯王上”。“為陳道上”的“道”即直道,從長安直達九原郡。呼韓邪被授予金質大印“匈奴單于璽”?;貋頃r,“漢遣長樂衛尉高昌侯董忠、東騎都尉韓昌將騎萬六千,又發邊郡士馬以千數,送單于出朔方雞鹿塞”。

  雞鹿塞現在河套西北狼山格隆乃山口旁,屬磴口縣境。

  呼韓邪第二次朝漢天子,《漢書》說,“明年呼韓邪單于復入朝,禮賜如初”??勺呗肪€大概不變。

  第三次入朝當在公元前33年,入朝后“自言愿婿漢氏以自親,元帝以后宮良家子王嬙昭君賜單于”,和親告成。三次入朝路線都是從直道而來,因坐車走,直道更舒適方便,過黃河達九原郡,即五原郡(漢武帝時改稱)。剩下的就是走哪條路出塞,更便捷一些。

  (二)走烏中旗烏布浪口,是“出塞”的最佳選擇

  由于和親正處在正月季度,黃河也不為險塹了,五原郡就在陰山腳下,北邊有石門障和哈達門兩山口,出去即綿延千里的光祿塞。但時值隆冬,天寒地凍,山陡坡滑,從光祿塞走有難度。再往西走雞鹿塞又太遠,且套內路不好走。留下的就是中間走烏布浪口這條路了。

  昭君坐車順烏拉山臺地西走,一路縣城較多,人煙稠密,便于補充給養和休息。從五原郡(烏前旗三頂帳房古城或堡子灣古城)出發,經過宜梁縣(烏前旗先鋒鄉西南)、成宜縣(公廟子南)、西安陽縣(蓿亥鄉南),繞過西山嘴臥羊臺往北,抵達河目縣(烏梁素海東岸),北邊就是近在眼前的陽山(現陰山)。擺在面前的山口子有幾個,東西不超過50里,只有烏布浪口最為平坦?,F今的五原至烏中旗的公路就是從此口穿過。

  昭君從烏布浪口出塞后,就進入烏拉特大草原,全部屬丘陵起伏不大的荒漠草原,可直達漠北的單于庭。

  筆者所以把昭君出塞多說了幾句,主要是人們忽略了昭君所走過的路線,誤認為昭君文化是呼包二市的專利。其實,我們完全有理由把昭君文化列入河套文化之中,打出昭君品牌,使河套文化更加燦爛奪目。

內蒙古河套酒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版權所有           蒙公網安備 15082602000126號

河套酒業全國客服熱線:400-0832-999